返回首页
银行理财CURRENT AFFAIRS
银行理财 / 正文
告别蛮力增长 中国私人银行转向“精耕细作”

  “这是最好的时代,中国高净值人群规模和财富规模迅猛扩大,财富管理市场仍为浩瀚蓝海;这也是最危险的时代,既往的市场风险、新的监管政策将既有格局彻底打破。”中国银行业协会与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近日共同发布的《中国私人银行行业发展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中提到。

  中国私人银行自2007年起步至今迎来了第12个年头。当前我国私人银行业务发展正处在动能转换以及承上启下的关键阶段,外部市场环境与高净值人群内在需求的变化叠加,既对私人银行当前的发展模式提出了挑战,也为私人银行的未来之路提供了指引,私人银行过往“跑马圈地”式的蛮力增长正逐步向“精耕细作”式的高质量发展方式转型。

  私人银行资产规模持续高增长

  在过去十余年间,中国财富市场规模迅速扩大。《报告》显示,2007年至2017年间,中国私人财富总量增幅近200%,增速为全球之最。截至2017年年底,中国私人财富总量达到24.8万亿美元,在世界各国的财富规模中仅次于美国。

  “高净值人群数量的不断增大以及个人可投资资产的不断增多为私人银行的发展创造了条件,中国私人银行市场呈现出可观的增长潜力和巨大的市场价值。”普益标准分析,这其中,商业银行凭借扎实的零售客户基础、可靠的品牌形象、广泛的渠道网点以及雄厚的集团资源,在高净值客户财富管理业务方面优势明显。

  据相关统计,高净值人群在寻找投资机会、分析投资机会和形成配置决策过程中,使用银行渠道的比重均超过50%。作为银行最高端的理财服务,私人银行业务被誉为“银行业务皇冠上的明珠”,从目前来看,年轻的中国私人银行还在快速发展中。

  根据《报告》,27家中资私人银行的管理资产规模(以下简称“AUM”)从2017年的10.7万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12.2万亿元;私人银行客户数从2017年的74.7万人,增加到2018年的88.6万人。

  截至2018年年底,工行、农行、中行、建行和招行5家银行的AUM均超过1万亿元(其中招行超过2万亿元),构成了中资私人银行第一梯队。根据2018年Scorpio Partnership全球私人银行榜单(以AUM计),招行、工行和中行分别位列第13位、第22位和第24位。

  同时,普益标准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有11家公布了私人银行规模数据的上市银行私人银行规模达109025.54亿,相较于2018年末增长9.73%,其中,平安、兴业等8家私行规模增速超过10%。

  “受到资管新规、理财新规等的影响,商业银行非保本理财面临转型的背景下,上市银行私人银行业务逆势上扬,成为资产管理业务的一大亮点。”普益标准分析认为。

  竞逐家族信托服务

  财富管理空间广阔,中国私人银行在经历着快速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转型的挑战。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是,以企业家为代表的私人银行客户已经渡过财富积累期,其需求正快速由“创富”向“守富”“传富”转变,这一结构性变化正在驱动私人银行转型。

  《报告》显示,中国一代企业家已经逐步走到财富传承的十字路口,他们之中七成以上的人群年龄已超过50岁,核心需求由重视投资收益向重视财富传承转移。从调查问卷的人员构成上来看,75.03%的私人银行客户身份为第一代企业家,二代继承人占6.27%。私人财富成长历程尚短的中国,成功完成家族传承的比例不高。

  与此同时,麦肯锡此前的一份研究报告也显示,60后和70后占中国高净值客户的70%,作为第一代创富者,财富传承正在逐步成为他们最关心的议题之一。未来随着中国房产税、遗产税、资本利得税等政策进一步向国际标准靠拢,高净值客户,特别是超高净值客户,对家族治理、财富规划和家族信托等服务的需求将与日俱增。

  以“传富”为主题的私人银行时代已经到来,从业内人士普遍观点来看,家族信托服务正逐步成为私行竞相布局的重点。

  民生银行私人银行事业部总经理孔庆龙表示,在业务实践中可以发现,企业家对于家族积累的财富管理需求已经从单一的资产增值向资产安全、传承等多元发展,同时希望通过有效的家族财富管理,形成家族与企业的协同发展和长治久安。

  毕马威中国家族传承服务主管合伙人、审计服务合伙人翁澄炜分析,从全世界范围看,集理财、护财、传财三项功能于一体的家族信托是财富保全与传承中最重要工具之一。

  事实上,我国私人银行已在加速优化家族信托服务。中行中报称,该行上半年推进私人银行产品及客户营销模式创新,优化家族信托服务,使得私人银行客户服务能力进一步提升。农行私人银行部副总裁查成伟也透露,面对客户愈来愈旺盛而多元的“守富”与“传富”需求,农行私人银行在升级投研、资管、风控等财富管理能力的同时,也注重配套增值服务,积极整合集团内外的服务资源平台和线上线下的服务合作渠道,将私人银行服务延伸到家族继承、法税顾问、医疗健康、投融资服务等非金融领域的多个方面。

  资管新规重塑行业格局

  在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新时代,财富管理行业也迎来了全面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去年,资管新规的出台引发了财富管理行业的深刻变化,整个财富管理行业的生态系统面临重构。

  《报告》调研显示,八成高净值人群表示,已了解理财产品净值化概念。54.67%的受访者表示,对理财产品的选择与投资并未受到净值化的影响;21.17%的受访者增加了对净值型理财产品的投资,24.16%的受访者降低了对净值型产品的投资,这部分人群对风险评估表示出极大关切。

  “这需要各家银行机构在产品分类、客户分类、从业人员资质、产品净值化管理、期限匹配等诸多方面进行重新梳理。”《报告》提到。

  对于资管新规引发的行业变化,私人银行业内人士颇有感触。“资管新规发布后,随着各项细则的陆续出台,资管机构间围绕新规各类细节的探讨从未停止。作为私人银行从业者,我们感受到全行业正在发生的巨大变化,也有一些不同于基金、券商的独特感受和经历。”农行私人银行部总裁孙宁表示。

  “私人银行差异化经营模式逐步显现。” 兴业银行私人银行部总经理戴叙贤表示,资管新规使中国的财富管理市场更加规范、健康、有序,银行也可从中获益,更好地发挥自身资源禀赋优势,提升市场份额,增强客户口碑和认可度。

  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过半,私人银行越发注重投资顾问能力的建设,科技赋能的“投资顾问”也成为私行布局的关键词之一。招行中报显示,其借助金融科技,在客户需求精准识别、专业金融方案提供、客户经理专业能力培养、内部运营效率提升等方面不断进步。平安银行则在大力推动投顾团队建设中,充分利用AI科技力量和平安集团综合金融模式的优势,打造一支专业化、智能化的投顾团队。

责任编辑:梁艳珍
美女裸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