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杂谈CURRENT AFFAIRS
杂谈 / 正文
文化消费:在复苏中前行

  策划人语

  日前,2020年文化消费“下半场”的复苏大幕已开启。票房、流量虽是市场情绪和热度的最直观表达,但这些数字背后,结构的调整和供给端的变革更为关键。摆在人们面前的,仍是文化产业生产结构与市场需求结构的构建,仍是“高原”与“高峰”的逻辑。也只有理清根本,消费繁荣才能根深叶茂,人们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精神文化需求才能得到真正满足。

  2020年进入“后半程”,沉寂了数月的影院开业,演出、展览活动渐次迎来观众,文化消费开启复苏之旅。

  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推动消费回升,支持餐饮、商场、文化、旅游、家政等生活服务业恢复发展,推动线上线下融合。在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各行各业进入常态的新阶段,文化消费将成为促进消费的发力点之一。站在沉寂后的蓄势待发之时,释放潜力从何而生?新发展机遇又源自哪里?值得关注与思考。

  在沉寂中蓄势

  为适应疫情防控需要,过去半年中,线下文化消费基本暂停。

  例如,电影行业,从1月底停业到7月20日复映。影院逐渐开放后,上座率被限定为30%。近日,单日票房才恢复到了5500万元,与往年相比差距甚远。8月12日,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2020武汉特别峰会上说,平时这个时期,暑假档周末应是3亿元左右,当前恢复了不到20%。

  宏观数据则更为直观:7月,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9718元,比上年同期名义下降5.9%。其中,全国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664元,下降35.7%,占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为6.8%。

  

  洛阳通过创新夜游产品打响“古都夜八点”品牌,激活文旅消费。新华社记者李安摄

  但即便在文化消费市场艰难的当下,仍有些细节值得关注。

  2019年8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曾印发《关于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其中提到,到2022年,建设30个示范城市、100个试点城市,示范城市居民人均文化娱乐支出占消费支出比例超过6%,旅游收入增速保持两位数以上增长,进一步发挥示范引领作用。时隔不到一年,即便在消费支出大幅下降的2020年上半年,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消费支出占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为6.8%,超过6%。这其中,有统计方式的差异,有消费抑制后结构调整的偶然,而近几个月的文化消费缓慢复苏,以及文化消费本身具有的巨大潜力,同样值得关注。

  在复苏中发现潜力

  据业内数据显示,截至8月11日,全国复工影院数量已达8060家,复工率达71.03%。单日票房收入,从复苏之初的百万元进入到千万元级别。8月14日,全国各院线上座率可恢复到50%。近期,备受期待的年度国产片《八佰》也于8月21日上映……这对于半年来无法前往影院观看新片的观众来说,无异于久旱甘露。

  王中军判断,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市场运行将回归正轨,国家政策红利落实,影视企业和剧组复产复工,影院陆续开业,影视行业正以蓬勃之势实现复苏。

  不仅在影院,其他领域的文化消费也在逐渐复苏。

  第八届北京惠民文化消费季、2020年北京长城文化节等文化消费活动,正陆续举行,700余项活动接连展开。第八届北京惠民文化消费季是北京消费季的重要组成部分,以“云享文化,京彩生活”为主题,拓展“读好书、享影音、看展演、观赛事、玩科技、赏艺术、购文创、探市集、逛商圈、游京城”十大板块活动;已于8月8日开幕的2020年北京长城文化节,则是北京首个市级层面的长城文化节,为期两个月,活动众多,市民可夜游八达岭长城;北京国际音乐产业高质量发展促进大会也将推出,旨在推进音乐城市建设,在70个重点商圈、广场、公园及文创园区,将设置小型表演舞台及直播间,打造“谈音乐、听音乐、看音乐、玩音乐”的文化氛围。

  

  宁波市奉化区举办2020蜜桃音乐节和蜜桃集市,吸引不少市民前来休闲、消费。新华社记者黄宗治摄

  在古城西安,文化消费促进活动也在探索尝试新模式,“十二时辰长安秀”围绕“文化”“电商”“城市”三条主线,覆盖文旅、科教、美食、非遗、文创等环节的创新活动,预计超过1000家品牌参与,丰富了人们的文化消费选择。

  像北京和西安的地方文化消费促进活动,全国各地还有很多。

  文化供给是关键

  如今,文化消费正在复苏,但复苏到什么程度,报复性反弹会不会出现,仍不确定。毕竟,文化产品供给端的发力,才是助力复苏的关键所在。

  就当前而言,高水平的文化供给,并不乐观。

  疫情期间,网络剧集是文化消费热点。《清平乐》《隐秘的角落》《三十而已》热映,网络短视频依旧火热,网络直播空前繁盛。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国内网络视频用户达8.5亿,网络新闻用户约为7.3亿,网络直播用户为5.5亿……数字化的内容消费,成为大众文化消费的主流形态,影响着大众的生活方式、社交方式和表达方式。在如此巨大的需求面前,高水平的文化供给依旧不足,“剧集塑料感”、文化“智商税”常被诟病。

  2019年6月,文化和旅游部部长雒树刚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做报告时,就谈到了我国文化产业发展面临的“高质量文化供给不足”等问题。雒树刚说,“目前文化产业生产结构与市场需求结构不适应,低端供给过剩与中高端供给不足并存,文化产品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的精品力作还比较少,还不能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多方面的精神文化需求,抑制了文化消费。有文化特色的现代企业制度尚未完全建立,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平衡难度较大,有的企业甚至一味迎合市场、制造文化垃圾,亟须从法律法规和政策上为高质量文化供给主体提供坚定支持,不断优化供给结构”。

  

  在浙江省湖州市举办的文旅生活节上,越剧演员在表演。新华社记者黄宗治摄

  与文化产业发达的国家相比,我国文化产业对国民经济的贡献及影响存在差距,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仍然突出。雒树刚认为,我国文化产业还是新兴产业,发展时间较短,基础还较为薄弱,正处于从政策推动到市场驱动的动力转换过程之中,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的积极作用还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实际上,近年来,很多地方经济腾飞后,留下了“文化荒漠”。一些地方,图书馆、博物馆、影剧院基本沦为“摆设”,书店报摊奇缺。疫情前存在的问题,疫情后仍将显露,阻碍文化消费的复苏和发展。

  越是矛盾突显之时,越预示着发展动力的强劲。当前,我国文化产业总量规模稳步增长,产业结构逐步优化升级,市场主体持续发展壮大,在这一大趋势下,提升文化产品和服务的质量,2020年文化消费的“下半场”,会呈现更多精彩。

责任编辑:李昂
美女裸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