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深度报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报道 / 正文
加快完善金融科技监管框架 把握好促创新与防风险平衡点

  近年来,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与金融的深度融合,催生了智能投顾、刷脸支付、供应链金融等创新金融服务和产品,对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都产生了深刻影响。在提升金融服务便利性、满足多元化投融资需求的同时,金融科技应用也出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风险问题。

  近日,央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指出,下一步,我国需要把握全球金融科技发展大势,加快完善现有监管框架,创新监管模式和手段,在尊重市场原则、鼓励创新的同时,积极有效防控金融风险,趋利避害,促进我国金融科技健康发展。

  金融科技发展前景广阔

  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BCBS)总结的国际金融科技活动最为活跃的四个领域分别是:一是支付结算类,如移动钱包等;二是存贷款与资本筹集类,如网络借贷、股权众筹等;三是投资管理类,如智能投顾等;四是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类,如客户身份认证、分布式账户、云计算等。这也与金融科技在我国的研究应用情况相吻合。

  《报告》显示,从发展趋势看,近十年来,金融科技的发展一方面突出表现为各种新型支付工具的兴起,以互联网平台和通讯公司为代表的技术类企业涌入全球金融服务市场;另一方面,金融机构积极使用自动化和去中心化等技术,提高内部经营效率和金融服务质量。

  中国民生银行宏观分析师孔雯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预计未来金融科技发展趋势会体现在消费金融、普惠金融、数字票据、不良资产处置、金融安全和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

  “我对金融科技的发展前景持乐观态度。”宁人律师事务所金融与科技委员会副主任马军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达了对金融科技的看法。不过,他强调,金融科技发展一定要避免技术泡沫,技术不能成为从事非法集资等违法行为的工具。

  风险隐患值得关注

  在看到金融科技带来效率提升的同时,也要看到技术应用产生的潜在风险。《报告》总结,当前,我国金融科技发展带来了四大挑战:增加金融体系关联性和顺周期性,加剧跨行业、跨市场、跨区域的风险传递;影响宏观调控政策的有效性;对现行金融监管形成挑战;存在信息安全隐患。

  其中,《报告》指出,各类金融科技创新增加了货币金融的统计复杂性,尤其是一些金融产品和业务事实上具有期限转化功能,从而影响货币政策的传导。

  对此,中国银行澳门分行高级策略分析员丁孟告诉《金融时报》记者,金融科技创新产品的存续期存在不确定性,其存续期概念也不同于传统产品对于存续期的定义。丁孟举例说,如通过互联网平台,消费者持有的现金和活期存款可以随时转为定期存款或理财产品,这就导致传统货币统计分类维度(M0、M1、M2)在实际操作中对此类产品进行货币金融统计的难度加大。

  “互联网融资在负债端对银行存款形成替代,在资产端对银行贷款形成替代,拉长了信贷链条,在与资产证券化结合后还将具备信用创造能力,使得银行信贷与调控目标的相关性下降,信贷传导渠道效果被对冲,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货币政策传导。”孔雯进一步表示。

  此外,《报告》提到的“由于互联网监管环境相对宽松,部分互联网金融业务游离于金融监管之外或利用现有分业监管的空白进行套利”值得关注。孔雯表示,一些互联网货币基金在分流商业银行存款的同时,还会以协议存款等形式将资金高息拆借给有流动性需求的银行,通过资金空转实现套利。这种套利行为或导致商业银行将上升的经营成本转嫁给贷款企业,对实体经济产生不利影响。

  监管亟待加强

  金融科技的本质是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在丁孟看来,金融科技的创新性很强,其应用本可以起到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作用。但由于各种复杂因素,金融科技如果用于放大杠杆、寻找套利机会,也极有可能放大金融风险。因此,既要用好金融科技,使其在服务实体经济、推动金融创新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又要完善监管,避免加大、传递金融风险。

  《报告》从四个方面提出监管建议:完善现有政策法规,改进监管框架,加强消费者保护;按照实质重于形式原则实施功能监管,坚持和落实金融牌照制度;积极推进金融科技创新试点,规范促进金融科技健康发展;推进监管科技稳步发展,提升监管能力,加强系统性风险分析与防范。

  孔雯预计,未来金融科技监管会更加关注业务实质,注重一致性监管和行为监管,完善金融科技方面基础设施的建设,建立和完善宏观审慎监管体系,更好地把握鼓励金融科技创新与防范金融科技风险之间的平衡。

责任编辑:杨喜亭
美女裸照